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史之窗 >

杜甫在夔州及其诗作成就(之八)


日期:2018-10-15 16:36:51    点击:
字号:[][][]    打印本页    关闭窗口

(县政协文史委根据陈剑资料编录)

第二,  险峻峭陡的山峰,奔涌浩缈的大江,萧森耸列的

森林,等自然景观,成了他常见其诗的描写对象。虽然,入蜀时的山水描写与此有不少相同处,但是,它们却存在着很大的差距。前者重奇峻、沉雄和场面的开阔,气势之博大,而后者却多险恶、阴森和恐惧。

第三,寒冷的夜景成了他经常咏吟、哀叹的对象;萧瑟的秋景更是他突出描写的内容。这些都是前此没有或少有的。

学界一些人,对杜甫历史性回忆诗很不以为然,认为“诗人不接近人民,不从人民生活中取得诗的源泉,他的诗的材料就要窘竭。他要向故纸堆中去乞怜,他就要向逝去的光阴讨生活。”这是对杜甫怀旧诗极为肤浅的认识和极不公允的评价。事实上,这些忆旧诗绝非“向逝去的光阴讨生活”,而是“引古惜兴亡”(《壮游》),是对大唐帝国兴衰史的总结和对人生命运的探索。这些诗正是面对现实,也正是疮痍满目的社会现实剌激下才产生的。这种忆旧诗有一个特点,就是把历史与现实、与个人身世、与社会的兴衰有机地结合起来,于穿插概括的叙写中,寻找社会发展受挫的病根。从而于探索中寻求一条新的发展道路。正如仇兆奥所说:杜甫忆旧诗,“无非是鉴以往以告将来”,“以垂为永戒也”(《杜诗详注》)。当然受历史的、阶级的局限,杜甫还不可能找出社会病态的根本原因,也根本不可能寻找出能消除社会病症的科学方法。不过,就杜甫的历史反思精神和对社会的探索进取精神来说,在他那个时代,的确是难能可贵的。

杜甫夔州诗写景之作量大而广。诗中常蕴含着极深刻的意念和浓烈的感情。他常把景物的描写与国家命运、时代气氛浑然一体地结合起来。因此,这些诗就远远超出了一般山水诗的价值。如《阁夜》诗中“五更鼓角声悲壮,三峡星河影动摇。”不仅生动地写出了三峡的夜景,而且还暗示了时局的动乱和国势的危亡,包含了诗人无限的慨叹。是故,此诗被苏轼誉为“七言之伟丽者”“尔后寂无闻焉”(《东坡题跋》卷三)。总之,杜甫夔州诗无论是叙事、咏怀,还是写景、抒情,都鲜明地融入了作者深沉的意念,使得诗意更加意蕴深沉,含蓄隽永,这应当是杜甫夔州诗最为明显的特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