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史之窗 >

杜甫在夔州及其诗作成就(之七)


日期:2018-10-15 16:35:35    点击:
字号:[][][]    打印本页    关闭窗口

(县政协文史委根据陈剑资料编录)

杜甫夔州诗的这种独特风格,可以上溯到东下渝州、忠州途中。当诗人写出“细草微风岸,危樯独夜舟。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。”(《旅野抒怀》)时,就已露出了此风端倪,预示了杜诗另一创作高峰期的到来。病卧云安时的作品,就更具有夔州诗风格的性貌。这是因为两地的自然环境和诗人的心境大体相同之故。

如仔细口味,由于作者描写的对象、环境和所表达的思想感情不同,夔州诗的风格也并不单一,而是复杂多变的。至少,他的西阁作品较之以后瀼西之作,在风格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,形成了杜甫夔州诗风上的两个小的不同发展阶段。在这两个阶段中,各具特色。西阁诗多以险峻的高山和汹涌的江流作背景,或描写的对象。而瀼西诗却很带田园色彩。前者伟岸挺拔,意蕴幽深;后者逸情尽致。两者相较,西阁诗就更具有夔州诗的典型性。西阁诗更多地表现了与过去诗作在风格艺术上的差异。现存杜甫的重要夔州诗,又基本上是西阁时期的作品。

以前,学界人认为杜甫居夔时,“对国事的关心不象以前那样殷切了”“和人民有了距离”“和人民反而疏远了”,因此,评判其夔州诗的思想性有所减弱。其实,这是天大的冤枉,用诗歌深刻地反映现实,这是自安史之乱以来,杜甫的一贯态度。这一特征,也始终贯串于一生诗作之中,夔州诗也毫不例外的保持了这一精神。就思想性来说,夔州诗较之杜甫前期作品,是毫不逊色的。如“西江使船至,时复问京华”(《溪上》),“不眠忧战伐,无力正乾坤”(《宿江边阁》)等,就是明证。这种关心国事的诗歌,在杜甫夔州诗中是屡见不鲜的。另外,他的“面装首饰杂啼痕,地褊[biǎn]衣寒困石根”(《负薪行》),“乱世诛求急,黎民糠籺[hé]窄。饱食亦何心,荒哉膏梁客。富家厨内臭,战地骸骨白”(《驱竖子摘苍耳》)诗,仍充分体现了他忧国忧民的深厚情感,具有极强的人民性。这种情感,同样不减当年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那种同情劳动人民、疾恶富户豪强的高尚情操。很显然,思想性并未成为杜甫夔州诗风格的变异,夔州风格的特异性处而是表现在如下这些方面:

第一,  题材摄取的不同。杜甫作诗的目光,在居夔以前,

总是执着地注视灾难深重的大地。夔州诗虽然有所继承,但是在选材上却有其独特处。如对历史的兴趣,诸如唐帝国兴衰史,特别是安史之乱以来的历史,自己从少壮而衰老的身世,先后逝世的朋友,以及旧的历史人物等等,都成了他经常咏叹的主题。